培养台湾国民美学创造力与鉴赏力,就从这些细节开始做起!

2020-06-27
    504浏览

培养台湾国民美学创造力与鉴赏力,就从这些细节开始做起!

台湾生活美学的优势在「吃的魅力」、「人的友善」,但一大劣势是「空间/视觉魅力」不佳。

归根究柢,这与国民视觉美学教育,大有关联。

目前,公共电视全民收费的国家有日本的 NHK、韩国的 KBS、英国的 BBC。全民家户收费的政策思考,是认为公共电视等同自来水、电力等公用事业;不过供输的是事关国民精神生活、文化生活水平甚深的媒介内容。应该允许有充分资源,以製作丰沛质高电视节目内容,深入全体国民家庭的电视中播放。还有什幺管道、什幺方式,效果能优于这国民文化教育通路?

KBS 曾製作《大长今》,NHK 及 BBC 对该国国民做了很深入的生活美学教育。例如很多人可以从 BS Japan 及 NHK 电视节目,体会日本花多少心力製作国土旅游、各地山川城乡、工艺美食、温泉旅宿等节目。甚至连铁道交通的站距时差,都有清楚呈现。

其中一个节目的卷头语:
日本人的记忆 一瞬之梦 千年之美 故乡
很能展现这类节目的企画高度。

日本的国民旅游节目内容通常都设计由知名的艺人(男女老少均有,一般两人一组)带路,亲身探访各地的赏樱、枫狩绝景,顺道将宿泊的温泉、旅馆与美食,细细推介一番。他们甚至每年对国土春秋盛景的介绍,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再製」播出(不是老片重播)。

日本国民平日居家过日子,就能在家中接收 NHK 等国土美育薰陶,因此普遍对于大自然的美感,都能具备一种崇敬与讚叹的文化性格,并进而在人文居家生活美学的家常器具、工艺家饰、室内设计,以致建筑空间、庭园经营,甚至城乡道路、地景风光都能营造出优质空间美感。这是让台湾人游客每当身处日本,常常之所以能够感受到日本山川人文如此精緻、如此秀丽的关键原因。

每一次到京都,不用说高台寺下石塀小路旁的高级民宅,即使到非常乡下的大原地区,农夫们自己盖的居住的「农舍」,他们的屋内装设也是俐落分明,甚至房宅庭院的规画与周边绿化设计,也仍然同样有其一定优质水平的讲究。

台湾生活美学的优势在「吃的魅力」、「人的友善」,这大体大家都了解;但一大劣势是「空间/视觉魅力」不佳。日本人所称文化观光三要素中,台湾独擅美食小吃;风光游赏,无论大自然、人文两面表现,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归根究柢,这与国民视觉美学教育,大有关联。像 NHK、BS Japan 这样有质感的公共电视,传送的就是国民生活美学教养方案。

而巷弄创业家们则直接在生活街区现场经营可被传送的创意生活亮点,其巷弄创意事业也直接涵养了顾客的鉴赏力。当国民平常在城乡巷弄过小日子时,他们就用口袋中的购买力于巷弄创意事业里消费,以其间採购有质感的服饰、住家、餐食、空间、路树等设计,定义国民美学鉴赏力。

挖苦的人说华人的感官发展是否从弗洛依德所谓的「肛门期」到「口腔期」,然后就停止再往上发展了?

所以,我们会有世界级让人嘴馋的各色美食、小吃,也会有小七便利超商橘绿红三色交错的店招,高高挂在大稻埕 1920 年代古蹟屈臣氏巴洛克楼面下,让人颇生时空穿越剧,摆错舞台装置的荒谬感。

当然还有九份基山路老街街口的小七店招,很像北京故宫前些年高挂绿色星巴克店招,也都极具「存在感」?!

我们可以想像凡尔赛宫里挂起绿色星巴克店招?还是可以想像圣彼得堡沙皇冬宫里,开了一家橘绿红小七便利商店?

台北说是 2016 要成为世界设计之都,但无论台北或全国各地,我们对于「生活空间」的设计思考,亟待努力的地方显然还很多。

像苗栗南庄的灌溉水车、台东池上的金城武茄苳树,都是原本在地居民生活、生计攸关的「原风景」。屡受全岛关注的池上稻田边茄苳树,是农民耕作生活中小憩处,不是为观光目的而存在。

而如果要规画成地方文化观光景点也无不可,但公部门须挑起责任有更宏观的规画视野。例如,可依文化资产保护法指定该景点为「文化景观」,在文化观光价值与在地风土景观保存上提供政策性诱因,将这区域规画为重点景观保护区,以茄苳树为核心重新规画农路,并向农民租地,局部改道腾出一个完整空间,让金城武树不再只是路边被挤压的孤立树。

如果你在日本京都做「城市小旅行」,高野川、贺茂川滙流处三角洲附近的「飞踏石」设计,可以看见他们对于城乡水岸空间的设计思考。城市居民是很需要森林之肺与亲水性的休闲之地。⋯⋯

九月中旬,京都的初秋时节仍有秋老虎的余威,黄昏时站立出云路桥上,西眺岚山高雄一带的夕烧烟云,沿高野川床吹过来的风带来暑中清凉。有穿黑色紧身衣裤当地女子沿川畔来回慢跑,有白髮老伴夫妻携手河岸散步,也有金髮洋女成群骑自行车巧笑倩兮而过,中年夫妻牵黑狗散步时,忽有越野铁马飞跳石阶上来,错身而过。就连白鹭也飞落河床中自在栖息──好一幅人间福地的行乐图。

京都这三角洲上有上贺茂神社、下鸭神社,以及大片的原生林「糺之森」。当初城市规画者,在这些古蹟文化资产附近的三角洲尖部前川水上,设置「飞踏石」跨鸭川河中过,有千鸟、河龟等造型。

对面高野川畔堤岸石阶段依偎着一对年轻情侣欣赏夕阳。飞踏石上几组家长正带着国小年龄的学童与网具,在捞集自然生态课程要求的河川鱼介生物标本作业。

幼年男女学童,仿如羚羊般在「飞踏石」间飞奔跳跃,一边全神贯注川水中的生物标本。

从岚山方向照过来的夕阳金光,反射到清澈川水中,水纹粼粼,映照在学童血色鲜红双颊上,整体画面真是生气盎然,让人心旷神怡,不由得多呼吸几口川畔清冽空气。

恰巧一位京都大学建筑研究所研究生前川道郎在川畔找人进行问卷调查。问到我从哪来,为什幺喜欢这里?来这「飞踏石」川畔附近做何消遣?我开玩笑跟他说,是来这万年春的平安福地,「吞天之气,吸地之力,吐纳河川的精气神⋯⋯」

京都这城市是个充满「存在感」的地方,你特别容易了悟 Being 并不需要 Having 的道理。⋯⋯

回到台湾本地,如果未来各地公部门对在地空间经营,都能有类似京都飞踏石般的设计思考,那我们的国民生活美学感官发展,是不是就比较能从「口腔阶段」进化到「视觉阶段」了。

不要小看这些生活街区设计的细节,如果小国民从小就能体验家乡土地的恩惠,尽情汲取自家风土的甜度;让城乡孩童从小皆能自生活街区吞天之气,吸地之力。这是国民美学创造力与鉴赏力终极的涵养之道──涵养更多师匠与创意人靠街区,因为巷弄创业家的美学创造力要在这里养成;涵养更多顾客与鉴赏人也要靠街区,因为国民对生活产业鉴赏力也要在这里养成。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